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时政

母乳喂养 立法促进(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地方立法新实践④)

时间:2020-06-04 来源: 人民网 责任编辑:

  广州市公共场所设置的“母婴关爱室”。
  蔡 君摄

  广州市促进母乳喂养的公益组织在开展宣传活动。
  蔡 君摄

 

  一个城市,曾经想评选十大最美母婴室,主办方连候选名单都难以凑足。然而,3年后的2019年,还是在这个城市,母婴室的数量超过900间,并且还出台了全国首部母乳喂养地方性法规。这个城市是广州,这部地方性法规是《广州市母乳喂养促进条例》。2019年10月29日,广州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审议通过该条例,条例自2020年3月1日起施行。

  该议案由74位广州市人大代表联名提出,

  牵头的市人大代表雷建威说:“立法给了哺乳妈妈们更多的支持与选择,而对于这个问题的关注,也体现了一个城市的文明与包容。”

     

  公益实践引发立法思考

  雷建威是一名律师,他关注母乳喂养,起初是因为全国第一家母乳库首个母乳捐献者徐靓。

  2013年3月20日,年轻的妈妈徐靓走进了正在“试水”的全国第一家母乳库——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母乳库,成为001号捐献者,而这次捐献,帮助了一名危在旦夕的婴儿,也让徐靓与促进母乳喂养行动结了缘。

  2019年2月,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发布的《中国母乳喂养影响因素调查报告》显示,婴儿6个月内纯母乳喂养率为29.2%。与《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和《国民营养计划(2017—2030)》提出到2020年我国纯母乳喂养率达到50%的目标,仍有一定的距离。

  “母乳对孩子而言,不仅仅是营养,有时候甚至意味着生命,但很多人没有意识到母乳的重要性。”于是,徐靓组织招募了一群志愿者捐献母乳,随后组建了“母乳爱”志愿服务队。

  因为母乳库是“免费捐献,免费使用”,为了筹集运行资金,徐靓联系了此前做公益认识的雷建威。母乳库很快获得了第一笔捐款,用来购买医用吸奶器、储奶瓶等设备。而雷建威也成为“母乳爱”的理事长,成为促进母乳喂养行动背后的男性之一。

  此后几年,“母乳爱”志愿服务队围绕推广母乳喂养和母乳捐赠,开展大量公益活动,并开始关注如何让“哺乳妈妈在外出时有尊严、更方便地哺乳”。2016年3月,徐靓组织了“寻找羊城十大最美母婴室”活动,希望改善广州公共场所的母婴室状况。

  “通过密集走访,我们发现,作为一线城市的广州,好的母婴室真的相当匮乏。”徐靓说,当时的母婴室量少质不高,连候选名单都难以凑齐。

  广州市妇联主席刘梅参与指导了“寻找羊城十大最美母婴室”活动,她看到不少妈妈在外哺乳时的尴尬与为难,或者在孩子的哭声中寻找隐蔽的角落,以外衣遮挡草草了之;或者抱着孩子到卫生间将就……

  “随着二孩政策的放开,哺乳环境的好坏会影响越来越多的妇女。”刘梅说,妇联就是要维护妇女儿童的权益,市妇联与“母乳爱”志愿服务队决定共同推动母婴室的建设,这一想法也得到了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

  2017年,母婴室建设成为“广州市十大民生工程”之一,首次写进广州市政府工作报告。到了2019年11月底,广州市已建成公共场所母婴室963间。但随着覆盖面的铺开,更多的问题也出现,需要更加明确的指引。

  “推动这件事,最有效、最有影响力的方式是立法。”当了多年广州市人大代表的雷建威认为,如果能够通过代表议案的形式推动母乳喂养立法,则可以对这个领域产生持续性的影响。

  代表联名助推议案通过

  “请看看这个议案,希望能够关注支持……”2019年1月,广州市十五届人大四次会议召开,会议的间隙,雷建威一点也没闲着,他想让更多的代表看到这份《关于立法促进母乳喂养的议案》。“希望能够得到更多代表的支持,为此,我们前期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

  自2018年9月起,雷建威便牵头组建了一个由10名律师、5名志愿者组成的议案调研起草小组,利用近5个月的时间,委托第三方开展母乳喂养情况问卷调查,在多地进行调研,召开多场征求意见座谈会,还通过妇联发函给近20个政府部门征求意见,最终整理的调研成果汇编近800页。

  调研小组多方调研,比较不同地方的实践情况,从多个方面考虑了草案的起草,包括政府及医院所应当承担的责任、母乳库的资金支持问题、母婴室的建设管理问题等,前后修改了十几稿,最终形成《广州市母乳喂养促进条例(草案)》。功夫不负有心人,雷建威牵头的这部法规立法议案,最终是由74位市人大代表联名提出。

  “这么多代表联名提出,很难得,代表们就人民群众反映的问题提出议案,既是行使代表权利,又是履行代表责任的表现。”广州市人大法制工委法规一处处长王韵婷表示,“能同时提出较高质量的法规草案文本及其说明、参阅资料等很是不易。”

  “为了提升条文的质量,让后面的工作水到渠成,我们模拟了提案立法的所有环节。”雷建威说,在多方的努力与帮助下,仅9个半月,就得到市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这次条例能顺利快速地出台,前半段是代表的努力,后半段是市人大的推动,还有媒体的宣传帮助。可以说,这次立法反映了民情、体现了民意,是社会治理共建共治共享的生动体现。”

  精细精准提升可操作性

  市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省人大常委会批准,《广州市母乳喂养促进条例》自2020年3月1日起施行。

  “能这么快通过,也是因为广州此前对母乳喂养的促进已有多年的社会实践。”刘梅亲眼见证了条例的诞生,她说,“政府推动、媒体关注,让群众对这个主题不陌生,条例实施起来也才会更容易。”

  关注的焦点往往也会成为讨论的热点,其中一个焦点是,提升母乳喂养率虽然有必要,但立法是否会对哺乳妈妈造成压力?立法审议过程中,市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也对母乳喂养应该是一项权利还是义务的问题,进行过讨论。

  部分常委会组成人员认为,一旦立法,就涉及强制性规定,母乳喂养就会成为妈妈的义务,但以雷建威为代表的更多人则倾向于这是权利。在进行充分讨论后,条文最后表述为“在婴儿出生后的前六个月,推行纯母乳喂养,但不具备母乳喂养条件的除外。对六个月到二十四个月内的婴幼儿,在为其补充其他食物的同时,鼓励母亲继续进行母乳喂养”,条文并没有用“应当”这个词,而是让母亲有权利进行选择。

  “我们的初衷是为母乳喂养提供更好的环境,哺乳妈妈不是这部法规要约束规范的对象。条例中的强制性规定,约束规范的是母乳喂养的促进者,比如政府、医院、公共场所等。”王韵婷说,为了更具有可操作性,条文内容都经过反复斟酌讨论,力求精细精准。

  王韵婷说,条文规定医疗机构、公共交通运输场所、公共文体服务场所、公共服务机构、旅游休闲场所、商业经营场所等六类公共场所必须建母婴室,细化了母婴室的建设要求,各相关部门按照职责对其建设管理进行监督,并明确市、区政府设立母婴室建设补助资金。公共场所建设单位经责令改正仍未建母婴室的,将被处以2万元以上5万元以下罚款。“罚款不是目的,建设一个基础版的母婴室,成本最低大约2万元,立法是希望促使建设单位意识到,用这钱建母婴室比交罚款更有意义。”王韵婷说。

  “推动母婴室建设确实有一些困难。有人提出土地紧张、成本增加等问题,但这个说到底还是文明意识不够的问题,我们调查过,建母婴室的成本并不高,但使用率很高,建立的母婴室不需要多豪华,只要有基础设施,保持干净卫生,就能让妈妈们的幸福感大大提高。”刘梅表示,这次的立法意义重大,希望让全社会形成一个帮助、支持母乳喂养的环境,这也是推动社会文明意识提升的有力实践。

   

  编后

  促进母乳喂养立法,关乎民生。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人民健康是民族昌盛和国家富强的重要标志,并提出实施健康中国战略。推行母乳喂养是实施健康中国战略的重要举措。广州从“小切口”入手进行立法,立意精准、针对性强、操作性强。整个立法融合了多方力量,反映民情、集中民智、体现民意,充分展现了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成果,有助于提升公众对母乳喂养的认同度和支持率,有利于婴儿的健康成长和母亲的身心健康。

分享到:
0
网站首页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人员查询

Copyright 2006-2016 法制与监察新闻网fzyjcnews.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主管:华夏法学院研究中心 主办:法制与监察杂志社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7332088 E-Mail:FZYJCNEWS@163.com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方庄南路15号11层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30072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200 国际ISSN 2224-3933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杨权:18113779229,陈正勃 :15600195028